一分赛车开奖记录

中國電池市場真正競爭在2020年
發布时间:2019-03-15 14:50:47
關鍵詞:動力電池 锂電池

中國電池市場真正競爭在2020年


2018年5月,三星SDI、LG化学、SKI 3家動力電池企业登上《汽车动力蓄电池和氢燃料電池行业白名单》(第一批)时,给国内動力電池企业着实带来不小的压力,而对于出台《外商投资法》草案,動力電池企业则并没有想象的敏感。


3月15日,《外商投資法》草案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全體會議上表決通過。對于《外商投資法》草案,全國政協委員、海關總署原副署長孫毅彪曾在經濟界的小組討論中表示,外資是需要中國,中國也是需要外資。“中國有廣大的市場,外資是需要做的,此外,如今制造業的研發是相互依存;就中國來說,也需要外資,外資不僅帶來了資本,更重要通過外資來帶動高新技術産品。”孫毅彪提及。


混沌投資新能源分析師王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外商投资法》草案的出台,对于外资動力電池企业在中国的发展肯定是利好,也会对中國動力電池企業産生‘鲶魚效應’,但相比于法律的出台,外資電池廠在華的實際布局,對國內電池廠而言才是真正的焦慮感來源。”


外商投資效應前置


動力電池行业中,新一轮外商投资在2018年已经开始。


事實上,自2013年開始,三星SDI、松下、LG化學、SKI等紛紛在中國建廠,但受制于國家補貼政策的限制,外資電池在國內裝車沒有補貼,導致外資電池始終未能進入主流市場。


在过去数年间,通过政策保护,中国動力電池产业提速发展,抢占了市场份额。此间,動力電池独角兽宁德时代涌现,并在2018年6月11日成功登陆深交所。


不过另一种信号在2018年传递。2018年5月22日,中汽协和中国汽车動力電池产业创新联盟联合公示了汽车动力蓄电池和氢燃料電池行业白名单(第一批),三星环新(西安)動力電池有限公司、南京乐金化学新能源电池有限公司、北京电控爱思开科技有限公司3家中韩合资企业首次入选,这3家公司背后是三星SDI、LG化学、SKI 3家韩国動力電池企业。


事实上,拥有强大劳动力市场、制造业的背景及完善産業鏈的中国,是日韩电池企业争相布局建厂重要地点。


“在中国建厂,有助于日韩動力電池企业降成本,不管是为中国企业供应电池,还是为大众、宝马、戴姆勒等国外车企做配套电池,其都有强大的意愿在中国建厂。”王菁表示。


“日韩動力電池企业看好中国的供应链,相对其他国家,中国的供应链体系价格低、反应速度快,同时可以根据需求做处相应的整改,”王菁进一步补充提及,“以松下为例,需要外购一些材料,去跟日韩企业购买材料,并进行技术整改,是非常漫长的过程;此外,日韩企业因为人工成本高,部分机械设备投资额比较高,降成本速度慢。”


王菁还告诉记者,在中国,動力電池的成本每年都有20%-30%的下降,尤其是在目前补贴退坡的压力下,中国降成本的动力非常高。“这也是外资厂商愿意将电池厂搬到中国来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供应链,另一方面是希望将動力電池卖到中国车企做配套。”王菁表示。


對中國壓力提前釋放


新一轮動力電池外商在华投资对中国動力電池企业带来压力,已经释放并被消化。


随着政策松动,日韩企业在华的動力電池业务早已按下了“重启”键。


作为三星SDI开辟中国動力電池市场的前沿阵地,三星环新動力電池新建二期工厂项目于2018年12月在西安开工,项目总投资105亿元,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项目建成后将形成5条60Ah锂离子動力電池生产线。


日本的動力電池企业同样有动作。1月22日,丰田汽车公司与松下电器宣布,双方将于2020年底前成立车载电池合资公司,共同研发、生产电动汽车电池。


此外,LG化學、SKI也接連大手筆在中國投資建廠。


对于日韩動力電池企业卷土重来,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相关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企业一向喜欢以极低价格快速冲击抢占市场,未来很有可能也会这样;还有就是产品技术性能方面的问题了,特别是韩国動力電池企业在高镍电池的性能、产品一致性这些方面有技术优势。”


“《外商投資法》草案出台,可能沖擊力不是很大,市場已經接受了外資會進入中國市場,也對市場有預期。”王菁認爲。


一位新能源长期观察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日韩動力電池企业已经开始布局,布局规模也较大,不过日韩動力電池企业布局后未来能否产生预期的良好效果并不好预测,”


“目前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补贴政策还没有出台,日韩動力電池企业在中国布局是为了满足出口,将中国的布局作为基地,还是给中国動力電池汽车供货目前也并不能确定。”上述新能源长期观察人士称。


2020年將迎大變局


对于头部動力電池企业而言,外资動力電池厂进入中国,短期看来利好,外资企业可以帮助其淘汰掉小型电池厂商,真正的竞争则在补贴取消后的2020年。


“甯德時代和比亞迪原有配套車型的電池不會馬上産生其他供應,原有的客戶還可以緊緊拿在手中,不會因爲外資電池廠進來中國失去自身的市場份額,反而會因小廠退出而在獲取新份額;但長期來看,全球格局的競爭,整個行業最終剩下的廠家不足10家,最終具有核心競爭力企業只剩下4-5家左右。”王菁認爲。


事实上,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逐步退坡,并在2020年年底取消,本土動力電池企业和日韩動力電池企业的竞争,将再次同台竞技。


“外资厂商的电池一般是2020年后会体现出来,(与国内的头部動力電池企业)的竞争主要是在2020年之后,(国内動力電池企业)目前还在抢客户的阶段。”王菁还表示,但就目前看,2020年之后高增量的车企尤其是新能源方面高增量的车企更多集中在外资车企。


上述新能源行业观察人士也告诉记者,“動力電池的发展更多受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影响,和法律直接相关性并不大,主要是供应链问题,看下游市场在哪和对应用市场的预期。”


另外,就技术层面,王菁表示,中国的動力電池企业中,第一梯队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技术实力是可以与日韩的电池企业相媲美,甚至有些方面比国外动力企业技术实力更强。


王菁认为,只要给正在放量的整车厂做配套,動力電池厂就会获得比较好的回报。“中国的動力電池行业一直以来竞争激烈,对于第二梯队的動力電池企业,如说国轩高科、亿纬锂能等可以进行差异化竞争,寻求细分领域市场。”王菁说。


稿件来源: 华夏时报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